扛熊。

他给我上坟十八年了~

谈一谈双白之间的信任问题

1、蹇宾是君王2、战乱时代,虎符比玉玺重要。

素惜商:

      经常看到有人说蹇宾并不信任小齐,甚至因此导致亡国这类说法,每次看到这些,心里实在是为吾王不平,所以这里想就双白之间的信任问题谈一谈自己的看法。


      首先我要承认,蹇宾的官方人设里是有心计深沉,敏感多疑,爱拿捏人心这点的,但是从实际剧情来看,这方面的刻画还是过于薄弱,更多时候感觉是在借他人之口固化这部分人设,诸如国师、仲堃仪、毓埥等人对蹇宾的评价,说他善于揣摩人心,说他并不信任齐之侃。那么,但是从剧情上看是这样吗?导致很多人得出蹇宾不信任小齐结论的有几次主要的事件,这里便来逐一分析。


一、被砍落的桃花树枝惊到


      小齐在院中练剑斩断桃花树枝,蹇宾被掉落在眼前的树枝惊到摔了一跤,有人据此认为这是蹇宾内心对小齐有所提防的伏笔。首先,伏笔什么的都是子虚乌有,根据编剧姐姐放出来的小说来看,这段是蹇宾看着小齐练剑,回忆起了山中初遇的情景,走了神这才被惊到的,真的不是什么担心小齐会对他不利吓到的呀!


      剧里回忆杀插入的位置和小说不同,但这段也不应该理解成怀疑和提防吧,有东西贴着眼前掉落,后退不是正常的人体应激反应么,怎么能和信任扯上关系了。以及,他俩独处的机会何其多,真要动手处处都是机会,蹇宾要是有一点提防的心思,还能让小齐配着剑随意进出王宫甚至是自己的寝宫?又何至于等到看到对方练剑的时候才害怕?


二、天象异变,日月双食


    蹇宾迷信吗?我们来看一下几次事件中他的反应。



  1. 刚结识小齐的时候,碰上日食,小齐说自己从来不相信这些,那时候蹇宾不高兴了。

  2. 遇刺回来之后朝堂上,大司命说吾等每夜向上天祈福,君上终于平安归来。蹇宾却说:“这一路来波折不断,多亏有齐之侃在,否则,怕是上天也庇护不了。”国师说:“君上待齐侍卫之心,臣下明白了,但君上却不可对上苍有不敬之语啊。”

  3. 蹇宾评价国师:“国师嘛,是咱们天玑的重臣,嘴里说出来的话,十句有八句都是代天言事,经年累月,难免会觉得自己真能代天行事。”

  4. 面对将星移位卦象,“本王刚刚下旨封将,国师就卜出将星移位,他是说本王看错了人,还是上天看错了本王?”


      蹇宾最初肯定是迷信的,毕竟从小成长的环境还是有很大影响的,所以第一次听到小齐说自己不相信天象的时候会不高兴。可是剧中自天玑立国之后的表现,却并没有表现出多少迷信。也许是受到齐之侃的影响,也许是看透了国师用天意招摇撞骗的把戏,导致很多时候他对天象如何并不是很在意了。国师曾说蹇宾新颁布的政令与自己卜测的天意相违,可还是颁布下去了。说明对于朝政之事,他更相信的是自己的决策而非所谓的天象。至于那些对小齐不利的天象,他更是半点也没有相信。认为上天庇佑不了自己,公然对天不敬,也不让所谓的上苍分去小齐一星半点的功劳。国师补出将星移位就用自己的帝王威仪怼回去,看到流言四起就把奉常令叫过来测雨给天官署找茬。


      因此,日月双食那天,蹇宾的拂袖而去,根本不可能是对小齐的怀疑。小说里也有原话“蹇宾忽然就觉得心中一阵烦闷,眼前分明就是一场闹剧,但自己却又奈何不得。”这里蹇宾气的是国师等人的伎俩以及自己的无能为力。按说不应该有什么理解偏差的,唯一容易产生误会的就是摄影师取的镜头了,蹇宾拂袖离开,画面后方就是小齐的身影,配上小齐担忧的表情,好像是在生小齐的气一样。但随后夜晚两个人的对谈也完全可以让人打消这个念头,蹇宾一心担忧小齐的处境,还怕小齐因此生气。小齐让蹇宾罢免他将位作为对群臣的交待,以免拖累蹇宾。可蹇宾却没有按小齐说的这么做,而是对大臣们发火说齐将军自请回家思过,这个交待够了吗?!后来又让小齐出使遖宿,暂避开流言的风头。还问小齐他自己的意思如何,如果不想去就派其他人去,完全尊重着小齐的想法。他那么竭尽全力护着小齐,这样要都是怀疑的话,真的没天理了。


三、密信事件


      小齐在军营收到不明来历的鸽书,探子报告给了蹇宾,要说蹇宾此时心里没有想法那是不可能的,换位思考,手握自己国家重兵的人在外面打仗,却有不明身份的人给他传信,身为君王怎么可能没有反应。先前探子也说过,平时小齐的状态是沉默寡言,与人少有交谈,也就是说小齐并没有什么私交的朋友,只跟蹇宾亲近,那么突然出现这种事,自然是反常的,如果蹇宾得知此事却丝毫不在意,那心也未免太大了点。


      他心里对此不舒服,却并不是一般君对臣的那种猜忌,依然坐在大殿等着小齐归来等到撑不住睡着,一见到小齐就关心他是不是瘦了,军营生活的日子过得好不好。想知道答案,不是加派人手去查证,也不是逼问小齐,只是很隐晦地问他还有没有事情要告诉自己,想让小齐亲口告诉自己是怎么回事,姿态实在已经放得很低了。小齐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他故作轻松语气让小齐回去休息,自己却在小齐走后垂下了眼睛,一脸落寞。密信事件这段插了两段回忆杀,我觉得蹇宾也知道自己敏感多疑的性格,发生这种事情自然容易多想,但他却不断去回想小齐的好,用情感压制自己的胡思乱想。


      后来实在忍不了了,在蹇宾更明显的暗示下,小齐终于说出了密信的事。很有意思的是,自从小齐说出来,蹇宾就真的再也不纠结这件事了。传信的人是谁?不在意,小齐既然说查不到,那他就相信是真的查不到。小齐说信里写了什么内容,那信里一定就是这个内容,他没有再派人去求证,也没有要求看信件原件。如蹇宾自己所说,有什么事情不要瞒着他,只要说出来,自己就相信。


      密信事件是产生了一点小波折,但与其说这是君对臣的怀疑,这更像是一种亲密关系中的患得患失,蹇宾担心的不是小齐会对他不利,也不是小齐会有什么反心,他只是单纯希望小齐不要和他生分,有事情不要瞒着他。纵观刺客列传里面其他几对,赤子之心如执明,要给阿离摘星星摘月亮,玉玺说送就送,奏章也给他批,可是在看到阿离的萧中有短剑之后依然会疑惑,去找莫县主讨论,对阿离说出就算你是细作也没关系这样试探的话。天枢那边,内侍被三大世家收买向报告孟章说仲堃仪和天璇的人私下密会,孟章即使觉得有蹊跷,也没有一笑置之,而是找来了仲堃仪询问此事。当发现自己亲近的人有了自己所不知道的际遇时,内心有所疑虑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只要最终的选择是相信就好。可为什么只有蹇宾要被人反复指责不够信任自己臣子呢,实在心疼吾王。要说唯一的区别,只在于其他两国的王是直接自己问,蹇宾是旁敲侧击希望小齐主动说,这和角色个人性格有关系,毕竟吾王傲娇啊╮(╯▽╰)╭


四、打天璇or打遖宿


      这里还牵扯一件事情,就是上次密信事件的延伸,探子报告说看到齐将军暗中和神秘人来往传信,蹇宾自言自语道:“为什么本王身边没有一个可以彻底让本王放心的人,小齐啊小齐,你千万不要做出让本王失望的事。”有人因此不满指责道你又怀疑小齐,甚至还有人根据这句话觉得蹇宾从来没信任过小齐,一直在提防。


      要说这次,是全剧我唯一承认的一次怀疑,但却也觉得是在情理之中的。首先,这句话不代表蹇宾一直没有完全信任小齐,反而说明了之前蹇宾一直很相信小齐,因为在他眼里,小齐是自己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可是这一次小齐的行为却不由让他起了疑虑,曾经的唯一要打个问号了,这才会感叹连小齐都没法让自己彻底放心,那身边真的没有一个人可信任了。虽然起了怀疑,他却依然没有全盘否定,只说希望小齐不会让自己失望,即依然对小齐抱着期望,还要根据小齐后面的行为再做进一步观察。


      其次,我想说,蹇宾这次的怀疑小齐自己真的要背一部分责任,上一次密信的事说开的时候,蹇宾明确告诉小齐有事不要瞒他,只要小齐说出来他就信,小齐也郑重其事答应了。可是现在呢?当时小齐说查不到给自己传鸽书的人是谁,蹇宾信了,可现在不是单方面传信了,而是【来往书信】,既然有来有往,说明小齐不但已经知道了传信的人是谁,还有给对方回信,可这一切他却没有告诉蹇宾,而是由密探探出来报告给了蹇宾。这种情况下,换位思考,是个人都会有所怀疑吧?而本来就敏感,患得患失的蹇宾,有这种反应也是很正常的。


      而这唯一的一次怀疑,也在小齐把慕容离传信的事情告诉蹇宾后就打消了。有人觉得蹇宾最后没有采取小齐的意见打天璇,而是听了国师的话选择打遖宿,这说明对小齐不信任。Excuse me?难道只有完全听从才叫信任吗,蹇宾是一个君王,对国家大事也有自己的考量,这顶多算政见不合好嘛,就算是父母子女亲兄弟姐妹之间,也不可能做到对任何事情的看法都一样啊。


      事情流程是这样的,小齐先提出以战养国,蹇宾表示可行,问认为应该打哪个国家。小齐认为天璇,国师表示打天璇不妥,并陈明利害。虽然国师这人很讨厌,但你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很多都是有道理的。接着有大臣出列表示这事是天枢引起的,应该打天枢,朝堂讨论陷入僵局,奉常令提议让国师卜一卦,蹇宾同意了,国师最后卜出结果说应该发兵遖宿。


      其实对于粮草危机并没有什么特别完美的解决方法,抢别国的粮食也许可以解一时燃眉之急,但却后患无穷,毕竟你自己国家百姓趋利影响了收成,却向其他无辜的国家发兵,这在天下人看来属于不义之战(虽然是被天枢算计的,但这毕竟是个暗亏,明面上依然没有正当的理由)。因此打哪个国家,确实是一个比较难做的选择。群臣各持己见,这时候蹇宾同意让国师卜测,也有权且试一试看还能得出什么更好的主意的意思,而不是要依赖所谓的天意。国师补出了遖宿,这是之前朝堂上没有人提过的,也是一个新的思考方向。


      卜测之后蹇宾和小齐的私下讨论,小齐问蹇宾发兵的事情可有了决断,蹇宾说:“本王想了一个晚上,觉得发兵遖宿,似乎也可行。”注意,蹇宾不是在国师卜测结果出来就做出的选择,而是回去想了一个晚上,这一整晚他也是在权衡各方利弊,说他是迷信听信国师的人良心真的不会痛吗?随后蹇宾也对小齐陈述了为什么觉得应该发兵遖宿的原因,结合之前国师所说的观点还有个人的看法一起汇总一下这些利害关系。



  1. 天璇近来和天玑并无冲突,发兵天璇师出无名。而遖宿对天璇一战是主动滋事下战书,国师也讲遖宿有并吞四国之象,打天璇不得也可能将来会转头打天玑。

  2. 天璇最近刚胜了遖宿,士气正胜,而遖宿是战败国,实力应弱于天璇。

  3. 天璇和天枢曾联合算计天玑,试图重开玉衡故道。遖宿是是边陲小国,和其他几国并无外交。


      剧中人物不像观众站在上帝视角,知道遖宿是诈败,天璇得胜举国欢喜,聪明如仲堃仪也没看出其中问题,反而误会是公孙一直在骗他。全剧除了参与计划的人,感觉出蹊跷的只有两个人,小齐和公孙,小齐是因为将星对战争的敏锐以及之前出使遖宿的见闻,公孙是因为了解自己国家吴小将军的能力。而大多数人,根据眼前所见,都会觉得打遖宿会比打天璇容易。另外,小齐是将,他思考的方向是战争能否速战速决并抢到粮草,而蹇宾是王,他要考虑的是国家大局,包括群臣的意见,各国的邦交关系等等,因此他们两个人在此事中看法有所分歧。


      此外后续还有三件事情也可以拿来作分析:



  1. 后来天玑面临危境,四国联盟是公孙主动提出并促成的,虽说是为了避免唇亡齿寒,但也着实帮了天玑一个大忙。而且我们看到四国联盟里各国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只有天璇是实实在在出力了,如果当初天玑选择打的是天璇,那么以后再发生类似危机,天璇还能这么尽心的帮助天玑吗?

  2. 虽然小齐更倾向打天璇,可他对于打遖宿也并不是毫无胜算,而导致天玑损兵折将的一战,是因为手下的骑尉冒进中计,如果没有这个猪队友,天玑对遖宿这一战,胜败还未可知。而有这样的手下,真的打天璇的话,难道就能保证不会出一点岔子拖了后腿吗?

  3. 战报传回天玑,国师找到机会弹劾小齐,要求问责。蹇宾回怼:“齐将军领兵攻打遖宿,不是依照你的卜测吗?要问责,是不是你也要为此承担责任?”那么反过来,如果当初卜测出来是遖宿,而最终选择打天璇,战胜还好,战败的话,百姓都会认为是齐将军违背天意才会战败,还损失那么多天玑将士性命,这样小齐的处境会更加艰难。


      小齐最终告诉蹇宾遖宿是诈败的事,但蹇宾之前考虑了那么久,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也不可能瞬间就改了主意。况且他虽然相信小齐对他说的是真的,但是慕容离提供的情报却未必让人相信了,天权一直偏安一隅不参与天下纷争,而此时他们的兰台令插手他国战争提供情报,会不会有什么算计呢?小齐自己也说并不全然相信慕容离,他相信信中内容主要还是因为和自己之前对遖宿天璇一战内幕的猜想吻合,但也拿不出确凿证据证明遖宿真的是诈败,自然也就很难让蹇宾信服。蹇宾最终决定打遖宿,并不是一味相信卜测出的天意,也不是不信任小齐,只是他有自己的考量,还有他无法相信目的不明的慕容离所提供的情报。


      不过,双标组不是白叫的,这俩人虽然在这件事上意见有分歧,但却都会为对方妥协。蹇宾叹气说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们会意见相悖,罢了那就按小齐的意思吧,小齐一听慌了,赶紧说是末将思虑不周,遖宿非是铁板一块末将愿往。曾经跟人讨论起这里,对方认为蹇宾这里是欲擒故纵的帝王心术而非真心妥协。当然,这里没有明确的心理描写,怎么理解也是个人自由。但我觉得蹇宾并没有用所谓的帝王心术,说出这话可能让他的内心不是很痛快,但是的确是在让步了。理由有三,首先基于前期对蹇宾的理解,他的算计从来没有用在小齐身上过;其次,他是一国之君,真要下定了决心,又岂是其他人能违背的?况且小齐素来忠心,他如果坚持让小齐打遖宿,小齐也不会说出一个不字,根本没必要用这种以退为进的招数。最后是小齐妥协后他的反应,如果真的是算计,那么小齐改口后他应该志得意满才是,而不是定定看着小齐走到他身边安抚说:“难为小齐了。”因为他知道违背本意做出让步有多么艰难,所以才更能体恤小齐的心情。


      最后轻松一下,模拟个情境:


      A和B是一对恋人,有一天B对A说,好饿啊,午饭我来给咱们做点菜吃吧。


      A:好呀你准备做什么?


      B:红烧鱼。


      A:可是鱼要剔刺很麻烦诶,而且一整只太大了我们一次吃不完,不如我们吃小龙虾吧。


      B:小龙虾壳那么硬剥起来也不容易啊而且肉还没多少。


      A:你以前都是我说吃什么就做什么的QAQ唉,算了,那你还是做红烧鱼吧。


      B:不不不,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做小龙虾。


      A:亲爱的你真好,麻烦你了么么哒,需要什么材料我帮你准备。


      请问,是否能得出结论,A和B之间缺乏信任迟早分手?


五、四国联盟授兵马


      如果说前面还有点迷惑性的话,这件事上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能看出怀疑的。小齐战败回来领罪,蹇宾直言不是小齐错。并承诺“本王不会让你有事”,“至少本王还是天玑的王,难道就保不住你”,虽然这次是骑尉的锅,反而是小齐挽回了更大的损失,但民众只能看到的是战果,小齐毕竟是统领,这战折损了七万人马,足足三成兵力,想来也是很严重的事情了,否则国师和奉常令也不会借这个机会妄图治小齐重罪。自己的兵折损这么大,蹇宾就不痛心么,可是小齐回来后两人私下见面,蹇宾一心只关心小齐战中有没有受伤,关心他在朝堂的处境,承诺一定保他。小齐却想一肩担下所有罪责,不想蹇宾为难。蹇宾气到说出:“那你的意思是要死在本王面前吗?”他真的怕小齐遭殃,怕自己保护不了小齐。他们两个永远都是先为对方的处境着想,把自己放在后面。之后朝堂议事,小齐请罪,蹇宾表示兵力折损不能完全怪罪于小齐,且功过足以相抵。这是准备一点都不责罚地保护小齐。然而有国师一党从中作梗,最后也只判了个收回兵权,解甲思过。而且还专门用到了“非战之罪”这个词,非战之罪指的是因为一些无法避免的客观因素导致的战败,我们王上护短的意思已经明晃晃的了。


      还有值得一提的小细节,很多人按历史上一般的君臣模式来套双白,认为小齐手握重兵,蹇宾心中自然会有忌惮。可是这里蹇宾公然让大臣们传阅军前陈情书,表明王上不可处置齐将军,否则军中会生变。看到这个连国师都坐不住了怒斥他们这是要逼宫造反么,蹇宾却一脸淡然,如果他一直忌惮小齐手握兵权,对小齐有所怀疑,那军中来这么一出怕是更会觉得江山不稳要趁机处理小齐了,可他却堂而皇之把陈情书拿出来向大臣展示,给小齐当保命的筹码,甚至还下令把陈情书张贴到城中。一般天子就算真受了什么威胁而妥协,明面传出来的也是皇恩浩荡。蹇宾这个王不要面子的啊?让天下百姓都看到自己一个王竟然被大将军手下的军队力量施压?因为他根本不怀疑小齐会逼宫造反,也不忌惮小齐手握重兵对自己有什么威胁,他只想要小齐好好的!甚至有可能这份军情书都是他暗地里授意军中人写的,小齐要斩骑尉的时候那些士兵也有求过情,然而在小齐威严之下最后还是纷纷噤声了,我觉得这些人固然重情义,但他们未必有胆气公然上书给王施压,除非有得到过蹇宾的默许。况且当时骑尉即将被斩他们才求的情,可小齐才刚回朝,朝会还没开,判决都没下来,他们就敢冒大不韪连夜写陈情书送到朝中求情了,怎么看都很有问题啊。结合蹇宾之前对小齐说的:“朝堂的事,本王自有对策。”这也许正是蹇宾的对策之一。


      对于小齐这种名利如过眼云烟的人,交了兵权根本对他自己什么影响,反而远离朝堂,更加闲云野鹤了。身虽闲了,心却无法闲,他还是担忧着天玑的处境,担忧着蹇宾,于是公孙写信邀请商谈会盟的时候他立即就决定去了。走前托斥候去宫中送信并索要信物,蹇宾从锦盒中取出一块玉佩交给斥候,虽然我们不知道这块玉佩到底什么意义,但根据仲堃仪看到玉佩的反应,应该是象征君权的,至少能作为一国代表来完成结盟这样的大事。小齐这次没有让斥候带什么话解释,要信物,蹇宾二话不说就给了,还让斥候转告小齐要小心,关心溢于言表。


      小齐回来后俩人先私下讨论了这件事,小齐告罪说他未来得及禀告王上就答应了其他三国要求的由自己领兵的条件,蹇宾说【此事并无不妥,若是本王前去参与此次会盟之事,也会同意的】,明明一开始就是同意的,哪里有不信任之说?随后朝堂议事说了结盟的事,蹇宾又说【本王认为四国之中,如今能调度百万兵马的,除齐爱卿外,并无他人】。但是遭到群臣反对,最后气到掀桌子走人。如果他自己也对小齐存疑,怎么会公开推举齐之侃?又怎么会因为反对之声生这么大的气手都砸出血了?蹇宾气那些大臣,国家存亡之际还在因为琐事争吵,而他作为一国之君,也不能不顾整个朝堂大臣的意见。小齐也明白王上的难处,予以安慰。蹇宾预感到天玑前景,想到前尘往事,提出让小齐离开,在国家存亡之际让唯一能领兵的将军离开,这对一个君王来说已经做到了极致,对于看到快结局了还在怀疑两人信任问题的人,我真的是无可奈何了。


      最后因大军一路败退,城池接连失守,才有大臣主动提议可以任用齐之侃,得到群臣附议,蹇宾这也算有了正当的理由传令。群臣说全凭王上定夺,蹇宾还讽刺了一句“这时候你们倒是齐心了”,很明显从头到尾蹇宾一直是站在小齐那边的,也从来没有不信任一说。有人说蹇宾有受到国师质疑的那些话的影响,担心兵权到了小齐手里,恐有异心,所以才迟迟没有下令,拜托,这里是收回兵权之后要重、授、兵、权好吗?自从小齐当上将军后兵权就在他手里,担心兵权?那之前根本就不会授予他兵权。哪有给过的东西了,迫于无奈收回来,终于又能给出去的时候才开始怀疑的?诚然,如果蹇宾能拿出当时保小齐的时候“再有人有异议,那就直接砍了”的魄力,也许会有机会扭转战果,这是他作为王有责任的地方,应该力排众议做出正确选择。但是若说他是因为不信任小齐才迟迟没有给兵权,结合前后剧情,这种说法简直毫无道理。


      还有人说自刎前的“是本王对不起小齐”“本王负你了”是蹇宾自己也承认了自己没有完全信任小齐,我觉得他这里所说的对不起和负,指的应该是把小齐从山林带到朝野,让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年变成了沉默寡言的将军,让他陪自己承受了很多重担,受了很多委屈,最后还为他打仗丧命,蹇宾心里一直觉得自己对不起小齐才会这样说。可笑的是,蹇宾说自己对不起小齐,负了小齐,有些人信了,可蹇宾也曾说过,他一直都是相信小齐的,却没有人相信。至今不信任论依然是最主流的对蹇宾评价,可是纵观全剧,他真正有怀疑过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吗?他是不安,敏感,可却一直尽自己最大的力去相信小齐,做了很多普通君王都无法做到的事。每每看到指责蹇宾不信任小齐的言论,都特别心疼他。小齐的好大家有目共睹,可蹇宾的真心又有多少人看到。好在,小齐是懂他的罢,官方某张双白的宣传图上曾有一句话“你看起来冷面又易怒,但我知道,你内心比谁都柔软。感谢你,信任我。”我想,这便是小齐将军的心声吧,外人皆道天玑王多疑易怒,非是能善用一代将星的明主,可只有小齐自己知道他的阿蹇有多好,知道他这个将星只是因天玑王而存在。多好的他们啊,双白之间从来都没有谁对不起谁的问题,有的,只是两颗早已捧给对方的真心。








评论
热度(476)
  1. 薄言素惜商 转载了此文字

© 扛熊。 | Powered by LOFTER